常熟新闻网首页

手机新闻网

新闻客户端

此岸彼岸之间

文/ 蔡耀国

“彼岸的诱惑,或许就是这样的。对岸的菱角红了、芦稷甜了、瓜果香了、莲蓬结子了,孩童偷偷划着菱桶,在水面上拍打出凌乱的波纹,?#38754;?#25103;的方式荡漾出童年的诱惑;少年想着要到隔河的水田里放些鳝篓,去田埂边?#22270;?#20010;蟹洞,过河激起的浪花喧闹着诱惑;小伙焦急地等待着天幕四合、繁星登场,要过几条河,和相约的邻村姑娘去看看萤火虫说些悄?#24149;埃?#36825;样的诱惑,如蝉噪蛙鸣一样激动而热烈;壮年已经闻到?#32422;?#37027;几块责任田里飘来的金黄色香气,想着稻穗向大地沉甸甸鞠躬的模样,算计着过河开镰的日子,丰收的诱惑中饱含了责任和庄重;为了守护辛勤耕耘、用心经营的果实,让汗水滴成瓜熟蒂落,经年水边田间的夜巡,让无数的脚印串起了长长的诗行,诱惑变得诗意而永恒……彼岸的诱惑,或说是对彼岸的向往,其实就是对河的那边的惦记和牵挂。”

几年前的这段文字,是为了桥的登场而渲染。接下来的文字,只是因为近日一张图片背后的故事。

好友枝簃君日前从微信上给我发来一张图片,让我兴奋了好一阵子。图片上是一块告示牌,立?#39057;?#20301;是琴川街道办事处和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管理办公室。告示牌上有一段蓝底白字的醒目文字:“新造村四角桥于1973年开工,1976年建成,是一座由钢筋水泥建造的十字拱跨桥。该桥已列入常熟市历?#26041;?#31569;保护候选名录,任何单?#25442;?#20010;人不得破坏。”

这段文字,让我想起了有关桥的两个故事。一个是一个月前的微?#25490;?#21451;圈里发生的热点“?#24405;?rdquo;,另一个是我时常想起的?#32422;?#22810;年前的一个“壮举”。

第一个故事的缘起于上月底“海纳琴川”公众号推出的一个帖子,因火车站片区建设,“常熟唯一一座四角桥,是拆?是留?”引起了热议,帖子链接了琴川街道专?#25490;?#25668;的《来时的路》视频短片。我转发了该帖并表达了强烈的保留愿望,理由是:历?#26041;?#31569;的评定标准不单要看建筑存在的时间,更要注重其是否具有一个时代标本性的特质。常熟过往对历?#26041;?#31569;(工业的、农业的等形态)的保护是做得不够的,近现代的历?#26041;?#31569;已很少能见到,我们该看看?#26412;?#30340;798、上海的田子坊……短短几天帖子的阅读人数超过1.3万,在近?#35282;?#20154;参与的投票中,84%支持保留,11%倾向拆除。拆或留,是个问题。其实《来时的路?#20998;?#30340;旁白已经给出了答案:“这座四角桥已然超越了一座桥本身的意义,它是一个时代的印记,那段‘田成方、河成网、树成行’峥嵘岁月的见证!”让我兴奋的那张照片,就成了这个故事的一个完美结尾。

另一个故事,发生在七年前。为了留存日渐减少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建造的“双曲拱桥”影像和数据资料,我以各种农桥为主题进行了专?#25490;?#25668;。两年多的时间里起早贪黑,几乎走遍了常熟各个乡镇的各个角落,在村头田边寻找和拍摄?#20999;?#26366;经留下过众多脚印的农桥。今天引起关注的那座四角桥,也通过镜头,永久地保存在我的数据库中。

2015年,看中大开本 ?#35835;?#36317;离》杂志的容量,我向编辑要求给足版面,编辑慷慨,便有了16个页面的《此岸彼岸之间》专题。专题中?#26032;?#29256;排列当时拍摄到的81座双曲拱桥,有关于这些桥的文字、图片?#36864;?#32771;。其后,连同以后拍摄的90多座双曲拱桥,以数字图片的方式被市档案馆正式收藏。

就像四角桥一样,所有的桥都是联结此岸和彼岸的特有构筑,也是接续过去和未来的一种记忆。

四年前留下的文字,今天读来,?#32422;閡廊?#24863;动。

“江南的水织出了网,?#21024;?#20102;水乡的格局。村落傍水,集镇临河,桥边成?#23567;?#27743;南的河,在滋养大地万物生长的同?#20445;?#20063;分割出难于计数的此岸和彼岸,衍生?#22836;?#23500;了水乡独有的哲学意义。”

?#24444;?#38459;断前程,为了继续前行,人们总在寻找、营造各种到达彼岸的路径、工具或构筑。现实中可以到达对岸的方式很多,有时是坝,有时是渡船,有时甚至是涉水泅渡。但是,始终是桥给了人?#29301;?#29978;至是?#20999;┎换?#27700;的家禽家畜,更安全、最便捷的通过方式。遇水架桥,就成了千百年来人们不断寻求通往彼岸的方式和善举。

水乡,就这样被桥定义。

很多时候,水乡的标志就是桥。这个判断对常熟?#27492;?#26356;为真实、更为典型。据1964年的农桥普查资?#25103;从常?#24403;时全县共有各类桥梁4963座。现存最古老的桥是明建清修的石拱桥。历史上很多古石桥,因坍塌、河道拓宽或碍航拆除。现列入市文保单位的古石桥不足二十座,仅两座双曲砖拱桥列入市控保构筑。

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,常熟从无锡引进“双曲砖拱桥”,1965年在盐铁塘珍门菜油浜?#38382;?#24314;成功。1966年试建“无肋双曲砖拱桥”成功。随后这种高程度节?#20960;?#31563;水泥的桥梁大量建造,在方便农事的同?#20445;?#20063;大大提高了农民的通行能力?#26742;?#20840;。据1990年版《常熟水利志》记载,统计至1982年,我市境内共?#20852;?#26354;拱桥647座。?#37096;?#24403;时或现在附加在桥上的时代意蕴,单从功能和自然属性上可以看出那个物资相?#36733;?#20047;的年代里人们的智慧,双曲砖桥兼顾水陆交通的通过性,以大跨径、拱形、敞肩为主要形态,继承了石拱桥所有的力学原理、科学基因、审美意趣和节俭理念。砖桥虽然没有金山石、花岗岩的质感,但通过红砖青砖多样的排?#23567;?#32454;腻的灰缝,营造出朴素的美感。如果走在石拱桥上,我能听见钢钎叩击石的声响,那么走过双曲拱桥,我能感觉到火的炙烤,体会从泥土到砖、从砖到拱梁的蝶变,甚至能闻到汗水搅拌了砂浆的气息。

如果说石拱、石板桥更多是个体性的财富见证、善举彰显,那么砖拱桥则写出了水乡农村的集体力量。石拱桥好像是雍容富态的贵族,而砖拱桥更像是一个质朴乡土的平民。走在砖拱桥上,或许感受不到“桥东桥西好杨柳,人来人去唱歌行”的热闹和欢快,也没有“二十四桥明月夜,玉人何处教吹箫”的雅致和香艳,更?#25442;?#29983;出“细水涓涓?#35780;?#27969;,日西惆怅小桥头”的悲戚和愁绪。?#20999;?#28010;漫诗意,?#32531;?#36523;处园林曲水、城市河川的石拱桥合拍。而春耕秋收的脚步匆匆,?#25293;?#21644;脚下的砖桥同调。虽然与长虹?#20219;浴?#20498;影成环的石拱桥不同,但砖拱桥拱的力量和虹的意象同样感人。在田畴深处看到它横?#26376;?#27874;的身姿,?#20999;?#26376;之弧、满月之半与水中的倒影合成圆满表达阴阳相?#24120;?#32475;红的桥身在绿荫里是那样的惊艳。

双曲砖拱桥在五十年的时间里,与水中倒影成眼,看青?#35745;?#36807;,听橹声欸乃,曾伴着鱼欢虾跃一起欢笑,也因清流变浊而浊泪涕零。仅存的?#20999;?#30742;桥经历了脚步纷繁杂踏到零落稀疏的生命周期,晨曦中夕阳里牵牛荷锄走过拱?#25293;?#38745;安详的田园景象已在昨日。现在这些桥虽?#25442;蟣换?#33609;包围,或被阻断,但它们?#24266;灰?#31435;,顽强地迎?#29992;?#19968;个日升?#31456;洌?#35265;证沧桑变幻。

相比有一千七百多年历史的石拱桥,双曲拱桥的历史真的太短了。古老,有时只是一个相对的时间?#25293;睢?#26377;的事物虽然古老,但很快被人忘却甚至从未进入过人们的记忆?#27426;?#26377;的事物历史虽然不长,却被印在记忆的深处。那么这两个事物哪个相对古老?一个事物的永恒与其经历的自然时间没有绝对的匹配。?#34892;?#21482;停留在纸上的古老从未被人亲眼认识,而双曲拱桥五十年的历史因还有实物的存在,恰好可?#21592;?#25105;们作为一段历史的标本而保存。与桥相关的人文历史、美丽传说因此?#25442;?#32456;断。?#34892;?#22833;去终会成为历史记忆的断层,让人徒生遗憾。我想更多的桥,不应只存在在图片中。

一座四角桥,?#20197;?#22320;保存在回溯历史彼岸的过程中,静静地横跨在通往记忆深处的河流上。我真的希望,能在若干年后甚至更久远的将来,我们或我们的后代,能够看到它虽然更显苍老,但?#24266;?#22362;毅挺立的身影。它的挺立可以?#26377;?#20154;们对此岸和彼岸之间思考的一种记忆,可以成为联结历史和未来、记住乡愁的实物标本。

    声明:所有来源为“常熟日报”和“常熟新闻网”的内容信息,未经本网许可,不得转载!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等信息,内容均来?#20174;?#32593;络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,其版权归原作者所?#23567;?#22914;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?#22235;?#30340;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:0512-52778455,我们将及时核?#33633;?#29702;。

[责任编辑:浦斐]

标签:

相关阅读:
探灵笔记有哪些鬼
刘伯温三肖八码中特 香港马会欧赔的奥妙 安徽快三5月20号开奖结果 秒速赛历史 pk10开奖直播走势图 吉林时时平台官网 免费下载大乐透软件 bbin电子开户 幸运五分彩人工在线计划 亚洲兴发pt第一老虎机官网